培育发展农村市场主体 综合整治农业面源污染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 作者:asiwang | 发布时间: 2016-10-28 | 1115 次浏览 | 分享到:

日前,环境保护部会同农业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印发了《培育发展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农村污水垃圾处理市场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到2020年农村环境治理产业产值达2000亿元、年均增速达20%的量化目标,进一步扩大市场需求。

  农业资源环境是农业生产的物质基础,也是农产品质量安全的源头保障,但如今我国农业资源环境正遭受着外源性污染与内源性污染的双重压力,加强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已成为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推进现代农业建设、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任务。

  为此,农业部此前发布了《关于打好农业面源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实施意见》,并提出了到2020年实现“一控两减三基本”的目标:“一控”即严格控制农业用水总量,大力发展节水农业;“两减”即减少化肥和农药使用量,实施化肥、农药零增长行动;“三基本”指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农膜基本资源化利用。

  在此过程中,如何采取财政扶持、税收优惠、信贷支持等措施,加快培育多种形式的农业面源污染防治经营性服务组织,鼓励新型治理主体开展服务也被视为打好这场攻坚战急需面对的重点之一。

  提升市场主体盈利空间

  据了解,自2008年以来,环境保护部、财政部积极推进农村环境“以奖代补”“以奖促治”政策,截至目前已累计安排农村环境综合整治资金375亿元,对近8万个村庄的生活污水、生活垃圾、畜禽养殖废弃物、饮用水水源地等进行了综合整治,取得了积极成效。

  对此,环境保护部规划财务司有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总体上看,农村环境治理资金投入和运行模式主要以各级政府为主,市场主体和社会资金参与度不高,农村环境治理效率还有待进一步提升。

  据了解,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农业农村环境治理市场主体培育不够,前期建设资金投入不足、已建设施运行维护跟不上、生活污水垃圾处理收费机制不健全、环保投融资市场化机制创新不够、政府引导政策缺失等问题突出,制约了农业农村环境治理市场化进程的加快。

  农业农村环境治理市场主体培育,离不开相关政策的引导和扶持,为了有效解决上述问题,该负责人指出,《方案》将使中央补助资金由“重建设”向“建设运维并重”转变,在电价、税收、金融等方面给予一系列优惠政策,提升市场主体盈利空间。

  其中,一是发挥财政投入引导作用,从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和优化资金使用方式两个方面入手,支持农业农村环境治理PPP项目和第三方治理项目顺利推进。二是强调优先保障农业农村环境治理活动建设用地,简化土地使用审批程序。对符合固定资产投资审批程序的生活垃圾发电项目,积极落实国家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政策,落实沼气发电执行生物质发电电价政策。三是强调落实污水垃圾领域现有的税收优惠政策,指出提供农村污水、垃圾资源化综合利用劳务的纳税人,可以按规定享受增值税返还、所得税减免等有关优惠税收政策。

  而面对现阶段我国农业农村环境治理企业普遍规模较小,资信实力较弱,存在严重的融资难和融资贵等问题。《方案》还将创新绿色金融产品与服务,引导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融资担保机构积极支持这类企业进行项目融资。

  此外,技术模式尚未成熟也是制约我国农业面源污染治理、农村污水垃圾处理领域的重要问题。对此,《方案》提出将搭建农业农村环境治理技术信息平台,促进产学研合作,并通过国家科技计划(专项、基金等)统筹考虑支持符合条件的相关科技研发工作。

  吸引市场主体参与废弃物资源化利用

  整治农村面源污染,不得不提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细观污染成因,一方面是由于工矿业和城乡生活污染向农业转移排放,导致农产品产地环境质量下降和污染问题日益凸显;另一方面则是在农业生产内部,由于化肥、农药等农业投入品长期不合理过量使用,以及畜禽粪污、农作物秸秆和农田残膜等农业废弃物不合理处置等。

  据估算,全国每年产生畜禽粪污38亿吨,综合利用率不到60%;每年生猪病死淘汰量约6000万头,集中的专业无害化处理比例不高;每年产生秸秆近9亿吨,未利用的约两亿吨;每年使用农膜200多万吨,当季回收率不足2/3。这些未实现资源化利用、无害化处理的农业废弃物量大面广、乱堆乱放、随意焚烧,给城乡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影响。

  而为了切实提升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水平,除了要强化政策宣讲、技术业务培训等工作,提高基层和广大农民对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重要性的认识,激发改变生活环境的内生动力;并需针对畜禽粪污、病死畜禽、农作物秸秆、废旧农膜及废弃农药包装物等不同废弃物特点,优化集成技术方案。探索有效利用路径外,如何拓宽投资渠道、有效利用财政资金、提升吸纳社会资本的能力也将是其中的重点所在。

  对此,《方案》提出,对于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主要采取第三方治理、按量补贴的方式吸引市场主体参与,强调构建生态农业循环模式,鼓励种养结合和资源化利用;农业废弃物综合利用,按照“废弃物垃圾化、垃圾资源化”原则,由政府主导解决秸秆收贮、废弃农膜回收问题,并采取补贴方式吸引市场主体参与。